前言

Phantom最早是由2000年初版发售的PC平台电子小说式AVG游戏,后经人气的肯定于02年开始连载成轻小说,08年正式动画化决定,由BEE TRAIN会社担当制作,09年4月开始放送。这部被誉为虚渊玄之原点的游戏至今一共反复翻新了七个版本,可见其欢迎程度。

tv版

这是一部以人性批判为主题的内涵向动画。 随着故事的尾声我也彻彻底底的折服于艾伦的人格魅力之下, 「即使什么都找不到,我……还拥有你给的名字,还拥有和你在一起的记忆。仅凭这些,我就能继续活下去。」 江涟在终结将至时的这段内心自我独白,每一个字眼无一不狠狠打入了我的心脏。虽然没能实现找回原本的自我这一愿望,但少女的心已经得到了满足。

仰望辽阔天空时那深邃的双眸中透射着对自由的向往,从容淡雅的笑容之下,确让我充分感受到了那种不可言喻的无奈和绝望,江涟的自死使我几天几夜没能睡好觉,精神状态越来越脆弱,想要守护她,就算拼上性命也没关系,少有的这么对二次元中的虚拟人物抱有如此强烈的欲望,又或许是因为我心中的江涟已得到意识的具象,真实存在。想要大声呼喊你的名字,江涟!你已不再是一个没有归宿的phantom(亡灵)!

在艾伦、铃二沦为杀人工具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悲剧的收尾,可能也就只有死能使二人得到得到根本解脱,虽说真的很难接受这样的结局。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终结方式,又使主题深化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如同神来之笔一样高明。消音枪、蓝天、草原、微笑,平静的氛围贯彻着始终,一切走的都是那么淡然,草地上的弹壳,残缺的毒花隐喻着魂归地狱的同时也不禁令内心波澜的观众对其结局产生无限猜想。任何一个完美结局都不及于一个残缺的悲剧要来的刻骨铭心,记住你此刻内心的呼喊,当你能深切感受到这些的时候,我觉得这部作品就已经成功了。

结局还原

面对死亡时释然淡雅的微笑

棘豆花,一种毒性极强的植物(在这里对考据党怀表敬意)

残缺了一片花瓣的毒花(隐喻江涟自死的终结手段)

渴望自由的双眸注视着蒙古辽阔的天空,静静地等待着死亡

沐浴在夕阳下的弹壳(隐喻着伤痕累累的phantom终于在此刻得到了永恒的安宁)

游戏版

游戏版通篇下来共14个END,大部分为黑暗到不能再黑的BE,唯有美绪线玩起来不是那么沉重(该死的老虚,美绪真的是个好女孩),游戏中Elen共两个END,重制版结合了TV版的原创结局(即:玲二被背道驰来的车夫用消音枪暗杀),另一个不算HE的HE则是车夫变成了普通的车夫,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驶过,唯留下草原上的两人。进入Elen HE的关键就在于分支“反抗命运”与“逃避命运”的选择,此选项是为二人命运生死的关键点所在,前者为TV版BE,后者Elen HE。

到这里,对于Phantom这部作品的认知工作也差不多完成了,本人给予这部这篇极高的评价要超过老虚另一部作品《魔法少女小圆》,剧情紧凑直至压迫你神经,突如其来的转折点又让你不知所措,与此同时你感受到的是人性丧失所带来的巨大黑暗,剧名呼应了整剧的中心“Phantom 幻灵”没有自身意识,只为被当做道具而存在这就是它们存在的意义,但玲二的出现重新赋予了Phantom重拾人性的机会。Elen是玲二为失去存在意义的Ein重新赋予的名字,Elen这名字就是装下名为ein幻灵的容器,使其Ein得以新生,以自身的意志活下去面对生活。elen的情感细胞开始复苏,一切都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殊不知毁灭性的灾难就又要来临,这也是TV版最虐心的点。

重制版CG福利



小说版

轻小说版与TV版结局则截然相反,中规中矩的美好结局(老虚在此之后就写不出HAPPYEND了)。小说中的凯尔一枪并没有击毙阻止她前去向铃二复仇的利兹而是将其打伤。艾伦用抢把击晕铃二后代替迎战(期间二人有告白行为),铃二在醒后替败下阵来的凯尔挨了致命的一飞刀后使凯尔想起了那天与玲二一起居住的阁楼爆炸后,自己一个人坚持等待玲二回来的情景,她终于理解了自己真正的心思。一切都回到了两年前,凯尔最终理解了铃二当时的处境并选择原谅。事后凯尔与艾伦告别并将铃二托付给了艾伦后遣返美国照顾受伤的利兹。

铃二与艾伦再次踏上寻找故乡的旅途,终于从香港的一位妓院老板娘口中得知艾伦可能就是当年从中国人贩子的手中买过来的乌兰巴托人(后起名为匈),到达乌兰巴托后线索一切中断,听取年轻翻译的建议前往亚洲最北部的高原——蒙古,在艾伦伸手触摸这在梦中出现过好几次的天空时,“就到这里吧。”少女对少年如此说道。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即使什么都找不到,我……还拥有你给的名字,还拥有你在一起的记忆。仅凭这些,我就能继续活下去。为了告诉少年自己的想法,少女脸上露出了微笑……

小说的结局尽管美好但还是没能让我感受到过多的欣慰,也可能是文字形式叙述的表现力度不够,过于美好的结局,反倒令人觉得平淡无奇,虽然容易让观众接受,但也着实贬低了作品的价值。不由得再次为TV制作组的编导改编的原创结局竖起大拇指。


一介布衣